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鄂温克研究 鄂温克经济 历史与传说 民族大世纪 发展历程
鄂温克人物 鄂温克教育 鄂温克文学 鄂温克民俗 宗教信仰 鄂温克节日 鄂温克旅游
鄂温克特产 书画创作室 鄂温克画廊 鄂温克艺术 博物馆藏品 鄂温克摄影 焦点评论
 
网站正式上线,欢迎你到来本网站,如果你有宝贵的意见,请联系站长,谢谢!
内容详细  
鄂温克民族文学的基石乌热尔图

     乌热尔图是中国20世纪8、90年代的著名作家,是鄂温克民族文学的巨大基石,也是中国生态文学的先行者之一。他的文学活动以写作中短篇小说为主,已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有《七叉犄角的公鹿》《乌热尔图小说选》《琥珀色的篝火》《你让我顺水漂流》等,他的小说新鲜不俗、卓尔不群,形成了鲜明的艺术风格。此外他还出版了散文随笔集《沉默的播种者》等;在进行文学活动的同时,他还从事人类学、文化人类学、民族学、生态文学的研究及艺术研究,发表了《猎者的迷惘》《依偎在大自然怀抱的新人》《生态人的梦想》等多篇有深刻见解的理论批评文章。近些年,他搁置了小说的写作,而侧重鄂温克民族史、蒙古史等历史学的研究,2004年4月出版了历史文化随笔集《呼伦贝尔笔记》, 2004年5月出版了历史学研究专著《呼伦贝尔历史地名》,2005年3月出版了民族史专著《鄂温克族历史词语》,2004年赴俄罗斯考察俄罗斯境内的鄂温克人情况,将有研究专著出版。

     乌热尔图1975年开始文学写作,1976年发表第一篇反映狩猎鄂温克生活的小说,直至1996年搁笔,从事文学写作20年,发表短篇小说数十篇。他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作家,他的小说量不大,但新鲜不俗、卓尔不群,显示出他艺术表现的独特性和不凡的艺术才能,跻身于世纪之交的中国******作家之列。

一、“文学猎手乌热尔图”

     乌热尔图的生命现象是独特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和所有人一样,生命的动力来自父母,以普通人涂邵民为名,在学校和家庭度过了幸福的时光。然而,后来在大兴安岭北坡一个叫敖鲁古雅的鄂温克猎民乡生活的10余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把他塑造得出类拔萃、与众不同,使他兼有了“森林之子”和“文学猎人”、“鄂温克猎民”和“文化名人”的双重身份。

1、鄂温克猎人乌热尔图

     乌热尔图是鄂温克人,是鄂温克猎人。在***初只有鄂温克猎人居住的小村庄,他曾经平静地生活了十余年,那时他的生存角色就是一个普通的猎人,而不是以作家身份在体验生活。他以猎人的身份在大森林里度过了他生命里属于青春的那段宝贵时光,后来,他开始尝试用汉字书写自己的生活经验和感受,走上写作之路。也许他命中注定要与文学结缘,良好的艺术潜质很快就给他打开了属于自己的一片艺术天地,既而使他成为一个执着无悔献身艺术的“文学猎人”。在他的意识深层和情感世界里,我们可以探究出那份鄂温克人特有的民族意识和炽热的民族感情,他以研究、思考、书写鄂温克人为己任,热切关注、深刻发掘鄂温克民族的历史与现实、命运与前途。作家强烈的民族感情的抒发常常会让我们缺少真情浸润的心灵震颤不已,他与自己的同胞同呼吸共命运,不仅因为他曾与他们患难与共过,更重要的是他是他民族中的成员,尤其是他们中的知识分子,因而他有比普通人更强烈的民族尊严感和历史责任心,使他自觉地对时代和社会做出承诺,创造出那些动人的精神景观。

2、文化名人与学者乌热尔图

     乌热尔图更重要的身份是当代文化名人。因为时代的原因,乌热尔图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历教育,后来成为小说家、文化名人,完全得益于他自己不懈的探索追求。他读书的勤奋精神没有多少人可以相比,就是在声名显赫之时,也看不出他有丝毫的浮躁。他平实正直、孤傲超拔的人格气质、踏实严谨、求真务实的治学风范,在文化圈内人所共知、有口皆碑。

     乌热尔图的文学目标是比较明确的,那就是把民族历史文化探究的倾向与艺术真实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塑造森林之子,回报森林的厚爱。乌热尔图在20世纪80年代之初,带着他的第一批“文学猎物”走进中国文坛便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的小说连年获奖,乌热尔图的名字也由大兴安岭飞向了大江南北,走进了读者心中。人在成功之时,***难得的是不为声名所累,而一如既往地朝着更远的目标跋涉。乌热尔图就是这样一个人,成名之后,他仍能做到“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依旧读书、仍然思考、如常写作。

     进入90年代,中国的市场经济迅猛发展,人们的生存观念和文学观念发生了巨变,文学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作家分流成为事实;然而他没有随波逐流,是这个浮躁的环境中一个始终如一不肯改变自己初衷的人。在“你方唱罢我登场”式的“新文学”层出不穷的热闹之时,经过深思熟虑,他再一次强调:“以虔诚的态度敬重这片土地及古老的本土文化,是我写作与思考的根本。”在一定意义上说,乌热尔图是孑然独行者,是森林和草原的守护神。

二、乌热尔图与鄂温克民族文学

     乌热尔图“生身于一个根本没有小说传统的民族”却创造出了“地地道道的鄂温克族文学”为鄂温克族文学建树起一座不朽的艺术丰碑,成为鄂温克作家文学的一块巨大的基石。

     乌热尔图的文学作品,描绘的都是大兴安岭北坡密林中狩猎鄂温克人的生活画面,即鄂温克民族中敖鲁古雅部分的生活画面。他的文化思考和其他艺术家也不同,他的文学写作也就文笔奇崛、卓尔不群,正如王愿坚先生所说“渗透着特有的民族色调”。

    《一个猎人的恳求》是乌热尔图前期写作的代表作之一,1981年发表于《民族文学》第5期,1981年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奖。这篇小说情节简单,但情韵悠长。这篇小说无论是语言还是意境都是纯粹的“鄂温克式”的,具有浓郁的森林气息、民族色彩。它不是以叙述故事取胜,而是以艺术氛围迷人。《琥珀色的篝火》是乌热尔图80年代的又一篇力作,原载《民族文学》1983年第10期,《小说选刊》1983年第12期,1983年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这篇小说叙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却能使读者心潮迭起、难以平静。这种阅读感情的产生主要缘于尼库这个鄂温克人以及他所代表的鄂温克民族精神。

      对人性本质的考验,是乌热尔图早期小说情节的原则之一,主人公不在于克服了多少艰险,重要的是在困难中体现出来的人性本质,而艰险与困难不过是突显人的本质的艺术手段。比如尼库就是一个舍身全义的形象,而古杰耶是一个饱尝磨难而正直勇猛的人物形象,人性价值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占有很大的比重。乌热尔图小说***有特点、也最吸引人之处,就是他对时空的重视与界定。作为学者,他曾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比如他在《小说中的时间意识》一文中,就研究过契诃夫、马尔克斯、普鲁斯特、福克纳、略萨、博尔赫斯等人的各种时间意识,因而他小说都比较重视时间的设置、场景设置,《琥珀色的篝火》这一点做得比较好。

      乌热尔图不仅有猎人的生活经验,熟悉猎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感悟力和自己的眼力,他摄取的表现物,既有个性,又有代表性。比如以上那些鲜活细腻的描写,在小说里随处可见,而这些细节正是构成作品艺术生命的细胞,细胞与细胞整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种清幽恬静纯朴温馨的天然境界,令读者心驰神往,产生丰富的艺术联想,积淀起一种特别的审美感受。

     进入90年代以后,乌热尔图的小说写作有了全方位的提升。乌热尔图后期的小说,材料依然丰富,依然取之于狩猎民族,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视野更开阔,思想更深刻;小说意境更深邃、手法更精湛。

     《你让我顺水漂流》:是乌热尔图1996年4月出版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是他后期小说的代表作,也是乌热尔图小说写作成就的标志。2000年荣获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这部小说集的思想性已由对鄂温克一个民族的关注提升为对整个人类的思考。当然,以前作家也比较重视小说的“深层反映人的某些共同性的东西”,但这种意识在他的后期小说中更明晰、更强烈、更具有自觉性。它增加了对历史文化和人类处境的思索,艺术思维与手段有相当大的改变。这个小说集里的作品,不再侧重描写森林百姓如诗如画的生活画面,也不再注重营造美伦美幻的艺术氛围,它们甚至荡涤了情节和故事性,而用夸张、变形、幻觉、梦魇、隐喻、暗示等现代手段,书写鄂温克人由于生存环境的恶化而产生的丧失家园的焦虑、烦躁、痛苦、抑郁的情绪,以及外部世界无度的破坏与掠夺使他们精神和******所遭受的摧残。它是一曲森林的悲歌、一个文化群体乃至整个人类的悼歌。它的基调是阴郁而沉重的,带有一种深刻的悲剧精神。小说在一种神秘氛围中,叙写了一种富有尊严感的生命境界、人的孤独、悲悯与神圣以及对古老生存策略的敬重。它一方面表现了人的渺小,人面对强势外力的挤压与榨取只能痛心疾首、坐以待毙;另一方面表现了人和他所属历史文化的神圣与尊严。《你让我顺水漂流》创造的这个世界似乎沉浮于梦幻之中,一切难以解释,而又都可以确定。弗·纳博科夫说:“艺术达到***了不起的境界是要具有异常的复杂性和迷惑性”“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待一个作家:他是讲故事的人、教育家和魔法师。一个大家集三者于一身,但魔法师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他之所以成为大家,得力于此。”乌热尔图的这篇小说笔意超逸、深邃神秘,具有这种复杂性和迷惑性。

三、乌热尔图的生态文学与生态关怀

      乌热尔图是中国20世纪末作家中较早涉足生态文学领域的作家,他以超前的生态思想和融入生态思想的文学作品,不断向人们发出呼吁,对推进人们生态意识的形成起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留下了自己的宝贵的声音。尤其是近几年,他集中思考生态问题,写了许多思想深刻的文章,如《生态人的梦想》、《依偎在大自然怀抱的新人》等等,形成了自己的生态理论。

      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文学还在被浓重的悲剧气氛笼罩的时候,乌热尔图就在1978年的小说《森林里的歌声》里,以“桦树上的婴儿”、“布谷鸟一样的鄂温克姑娘”乌娜吉形象,清脆地唱出了兴安岭密林的歌声,流露出了人类与大自然完美融合的生态渴望。在他后来的小说里,尤其是在世纪之交的理论批评文章中,这种生态意识越来越明晰、生态思想越来越成熟、生态关怀越来越强烈,以至形成了他自己的生态理念。除了以话语方式阐述自己的观点外,他还在许多场合强烈呼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坚持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呼伦贝尔自然生态环境,力求保护和恢复森林、草原、湿地、河流的自然生态。2004年11月28日,在他的积极倡导运作下,呼伦贝尔成立了自然生态保护协会,他当选为执行主席。

     《老人和鹿》原载1981年《上海文学》第8期,是乌热尔图生态小说的代表作,集中体现了他成熟的生态观和强烈的“生态灾难”忧患,形象地说明了人类正在向其大限步步逼近的危机和困境,痛心地谴责了人类因贪婪而导致森林资源枯竭的残酷行经。它是生态预警性文学,也就是生态思想家沃斯特和生态批评家布伊尔所说的“生态启示录文学”。

       乌热尔图曾经是狩猎鄂温克这个独特的文化群体中的一员,他属于这个群体顽强留存下来的狩猎文化。他们自古以来就在森林中生活,他们是真正的“森林百姓”,是拥有丰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大兴安岭真正的主人。在整个狩猎鄂温克民族的意识深处,早就有属于生态意识的一部分,他们早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是真正的“自然界中的人”。乌热尔图的文化背景,决定了他的文学的生态意识,因此,他作品里的生态意识和文明批判不是作家强加进去的,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

      从1998至2004年,乌热尔图发表了《有关大水的话题》、《猎者的迷惘》、《依偎在大自然怀抱的新人》、《阅读〈白鲸〉札记》和《生态人的梦想》等一系列有深刻见解的理论批评文章。如果说乌热尔图的生态观在小说里比较含蓄蕴藉,那么在这些文章中就彻底地脱下了形象的外衣,不仅是直接、外显的,甚至是强硬、激烈的。这些文章可谓深思熟虑、见解不凡。在这些文章里,我们常常会发现他难以抑制的激情,打破了以往文雅冷静的文风。]因此,我们说乌热尔图深刻的生态思考、强烈的生态关怀是显而易见而不容忽视的,说他是生态文学家、生态学者都不为过。作为作家和学者,他对所有地球生命的命运感到深深的忧虑。

上一篇:乌热尔图:鄂温克的文学狩猎人    下一篇:鄂温克旗:民族品牌带动文化产业发展
Copyright 2009-2012 LongCai045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鄂温克民族网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黑ICP备12004327号

电话:13836275888 地址:黑龙江鄂温克民族网 邮箱:zhongguoewenke@163.com 网址:www.zgewk.com 中文域名:www.鄂温克民族网.com